Carol °

大姐阿香去出差,阿诚临时有任务,明家剩下的二位终于能心平气和的说一会话了,,,因为饿的实在没力气吵了。。。懒癌晚期的大哥 以及懒癌最晚期的我才能写成这样🙃🙃🙃

_~~~~~~~~~~~''~~~~~~~~~~~~~~~~~



“大哥,我饿了”屁股受伤趴在床上的小少爷哀嚎着。

“嗯,再睡一会吧。大姐和阿香晚上就回来了。”明.肚子咕咕叫依旧装着看书.楼 如是说。

“现在才早上八点半,等大姐回来我都要饿死了。我要给大姐打电话说你在家虐待我不给我饭吃!呜呜呜。”

明.眼不见心静.楼 无视了装哭的某人。

可能觉得装哭也很费体力的台花收了声,委屈的望向大哥“阿诚哥走的时候没在厨房留点吃的吗?”。

“阿香临走前把厨房的钥匙带走了!”明.假装淡定语气.楼 说。

“什么,大哥是不是你最近又趁阿香不注意溜进厨房把她锅烧漏了!”

“说的好像你没烧坏过一样。”明.专注甩锅30年.楼 边把书举到脸上边说。

远在杭州的阿香正跟着大姐赶路突然打了个喷嚏,伸手摸了摸衣袋里的钥匙,想着家里最近换锅的频率,越来越觉得自己的决定太明智了。

小少爷把头埋在枕头里,彻底装死不动了。盘算着大姐回家的时间。又想起阿诚哥早上接到紧急任务匆匆就出门了,以至于大哥还没想起开口要点零花钱。然后就彻底体会了一把什么叫做真正的绝望。

当然这一切都以大姐提前回家终止了。明台在床上吃着阿香急忙做好的粥,一边听着楼下大姐训斥着大哥。心情格外的好。

“嗯,今天的白粥也挺好吃哒。”

评论(2)

热度(17)